Stephanie Han

20 Oct.

我眼中的的蝶衣

昨天又看了一遍《霸王別姬》,朝代更迭,

從民國時期到抗戰,從新中國成立到文革,

男兒郎與女嬌娥的雌雄難辨,

藏在胭脂粉黛裏的虞姬的心,

從一而終的信諾與決斷一刎,

電影的每一幀闖進我的眼內,

都幻變成高高懸起的一幅畫。




 





這部電影我看了兩遍。

每一次看我都會淚流滿面。 

第一次看,看到了哥哥的風華絕代。

那莞爾一笑間的優雅,

那舉手投足間的美麗與溫柔。










後來再看,我看到了自己。

“人,要自己成全自己!”

我看到了段小樓在大環境的影響下,

是怎樣一步一步的被抽離良知,

出賣那些以他為天的人們。

我看到了菊仙這個有俠氣的女人,

在段小樓忘乎所以的出賣蝶衣的時候對段小樓的一聲怒吼,

在段小樓將自己也出賣,

與自己劃清界限的時候那種天崩地陷的痛苦。 










看了幾次《霸王別姬》,

一直對段小樓的背信棄義耿耿於懷,

怨恨他是那樣不解風情,純粹簡單,

怨恨他不能融入蝶衣的瘋魔世界,

怨恨他不知情背棄了從一而終的信諾,

怨恨他不是深情款款的袁四爺,

怨恨他不理解蝶衣的愛以及不與蝶衣相愛。 

   

   












或者我真正怨恨的是,

我把愛傾注給你,

而你卻一直活在另一個世界裏。  

張國榮的程蝶衣,

就是為他定身打造的角色,

他的生命裏的那一刹那,

和蝶衣已經交融為一體,

人生如夢,夢如戲,

戲裏有夢,

夢裏不知道是哥哥化成了蝶衣,

還是蝶衣就是哥哥。

哥哥命中註定要演這個角色。

就像他謝幕收場,由高樓墜下,

亦是命中註定的一樣。 







  




一曲《霸王別姬》就是曲終人散的象徵,

夢醒,愛滅,人亡。

一切如夢,一切如戲,一切如煙,

既然離別,就不會再重新再來,

就只能在我們的記憶裏重溫。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風雨, 

縱然記憶抹不去愛與恨都還在心底。

 














那張臉譜,戴上了,就怎麼也取不下來。 

這濃妝豔抹,厚重油彩,

終究障蔽不了人心的累累傷痕。

如鬥星目,蓋不住內心愁腸百結。 

人浮於世,躲不過的終究是凡心一顆。 

  





  


濃重的水墨痕跡,大紅大綠反而不俗。

內心固執與從一而終,

從娘的懷抱裏出來的那天直至自刎。 

  



很多時候女性之間,除了嫉妒,

什麼都不會留給同性,

不知我是不是太苛刻而偏執了呢? 

  











  

煙霧繚繞中,你的臉模糊又清晰,

忽遠忽近,我伸出手,卻始終再也抓不到你,

我還是那虞姬,只是你還是那氣吞山河的楚霸王嗎?

   

  











原來多情人易自醉,

得不到所愛的人,

他寧願從此只做一個傻傻的戲子,

戲裏面他還是虞姬,只是霸王在哪里? 

霸王背叛了京劇,虞姬傷透了心。 

   

  








歷史的沉重,文華的沉重,

愛情的沉重,人性的沉重。 

如史詩般華麗,如歷史般糾結,

如現實般殘酷,

蝶衣有著令人心疼的癡狂,

背負著沉重的中國璀璨的文化。

從他身上,我看到了中國傳統文化邪異的魅力,

它讓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為其癡狂為其瘋魔。 

   

   






多少苦難多少混亂都走過來了,

可他們終究逃不過文革。

這段幾乎綿延了半個世紀的愛情,

終究難逃人性深處的齷齪與背叛。

那樣殘忍的背叛,

在血氣方剛的紅衛兵們氣勢如虹的喊聲中,

你揭穿我,我揭穿你,每個人都是邪惡的,

他們揭穿的其實不過是自己人性的陰暗面,

那樣的場面真是讓我毛骨悚然,

內心深處惶惶不安的恐懼感也侵襲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沒有一個人的命運是順利的。

每個人恪守著自己的本分,

但就是會被時代帶著走,

一步步走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的深淵。 

  









  


  


蝶衣陷在戲裏出不來,他的人生是一場戲。 

鑼鼓喧天,胡琴聲聲,身姿曼妙,

眉目如畫的蝶衣,三四十年如一程蝶衣,

所有人都在騙他還是他在騙自己。 

他出生卑微受盡磨難,

師哥,是這悲哀人生中的一盞照亮他往前走的燈。

他的師哥是他戲裏的霸王,

是他人生的溫情與牽掛。

是他程蝶衣心尖尖上的人! 

 













中國有句古話叫作情比金堅,

這句話聽上去那麼好聽,

驗證起來卻是那麼痛苦,

程蝶衣用了一輩子,

倘若你深深愛著的人又深深愛著別人該怎麼辦?

世界上不是誰都可以碰見那個命中註定。

他深深愛著他的師哥,

這一番情意從一開始就交付錯了人,

於是註定了程蝶衣一生的瘋魔與一生的悲劇。

唱那出霸王別姬的時候是他此生最幸福最圓滿的時候,

唯有在戲中,他可以扮一個虞姬,對他的霸王至死忠義。















  

在亂世之中飄若浮萍,

卻各自有各自的堅守,

人生長恨水長東。 

人最依靠的不是食物,而是感情,

沒有食物,你可以痛苦的死去,

沒有了感情和對真摯的崇高的純潔的珍視,

人將蛻變到無法死亡的境地,行屍走肉……












這電影,很多同學是笑著看完的,

因為裏面有可笑的文革,可笑的紅衛兵。

你可以哭著看完,因為裏面有穿衣服的禽獸,

以及一個高貴的,可以度過任何生活中的痛苦的人被以崇高的名義,

被以人民的正義的名義所擊垮,擊倒為蟲。















我一向認為,張國榮是真正的天才,

這部電影應該是他的墓誌銘。

天才演員不在於能夠有多麼逼真的演技,

而在於將自己投入其所從事的場景。

霸王別姬,人別離了人,

京劇是戲,人間是不是戲呢?












靈魂可以在塵世看見,

時間也可以,你可以,我也可以。

人超越不了他們的時代,

但更難超越的是他們自身的卑微。








蝶衣做人太認真。

他連背誦這種帶欺騙性的記憶都不肯利用,

也虧得天授的這份認真,才成就了無雙的藝術家。 

   

   






惜殘月,天下至美皆有缺。就像維納斯的手臂。 

韶光易逝,華夢易碎,說不盡悲歡離合。

偏生悲喜悲喜,喜只能有一種,悲卻有萬千面貌。

於是太多震撼人心的故事,

伴隨的都是苦楚,太多藝術和美,

真相其實是一種病殘。 


来源:Stephanie Hon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