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如火的葬禮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透過玻璃折射在臉上的時候,感覺到這是真實的。

當自己每天一直在重複著同一件事情的時候,感覺到自己其實還真實的活著。

當夜幕開始降臨,美麗的星星讓你幻想你的浪漫的時候,

感覺不到了真實,感覺到一些不屬於自己的虛偽和無奈。


    






每天的我們一直在供養著兩個截然不同的自我,

一個是真實,一個是虛偽。

或許我們會把真實放在心中,

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做到,

在本就不適合自己的空間中生存。

虛偽的笑,虛偽地和自己不喜歡的人坐在一起談論事情,

因為自己感覺到了疲憊為了讓自己更加可以輕鬆面對,

僵硬的面容變的開始活躍和自然,

我們必須承認生活在一個虛偽的世界裏。













回歸自我,脫去外套把真實的自己拉攏回身體裏,

隨意的躺在軟軟的床上,眼淚開始流出,

是那麼自然而舒適,這才是真實的自己,

在外面,伸出自己的雙手來迎合將要面對的人,

我們的微笑帶著一半的真誠,一半的虛偽,

大腦將考慮到對面的人會成為朋友還是敵人?


  







人之初性本善,誰是天生就帶著虛偽?

是我們的現實社會把真實的自己折磨得心力交瘁。

我們都想用最真實的自己來面對別人,

也希望自己的誠懇可以換來同等的待遇,

天真的我們忽略了社會,忘了這個大家庭裏有: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道理。

社會中的明爭暗鬥,朋友間的笑裏藏刀,

讓我們天天在猜測著面對自己的人,

真誠無意中自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從來不否定世界上有真誠,

但是我們更希望真誠是越來越多,而不是越來越少,

真誠的面對任何人不但是給了別人方便,

其實也是給自己營造了一個輕鬆的天地,

我們為了這個社會更加人性而忙碌著,

再加上身心的疲憊會讓我們雪上加霜,

以心換心,我想會有好的結果和未來。









人們看到的都是穿著整潔外衣的虛偽和赤裸的真誠,

不認識的人則常常把他們認錯搞錯。

可憐的真誠只能在遇到自己的熟人時才能偶爾挺直腰杆申辯兩句,

而大部分時候則因為害怕受到傷害,

而放下手中的所有事情默默地走開,

躲到一個陰冷的角落裏而顧影自憐。

 











從推己及人的觀點來看,我認為全世界的人都是誠實的。

當然,我知道這個看法十分幼稚,幼稚到近乎於白癡。

但我仍忍不住想到:說謊騙人是件多麼不對的事情啊!

因此,每當我知道自己被人欺騙後,總是無比地傷心。

  








作為誠實的人,對付不誠實的最為有效的辦法就是偽裝自己,

但是虛偽也是一種極不可取的人生態度,

我只好選擇了其中最為無害的一種——裝傻充楞。

但經過這麼多年,我發現自己越裝越像,

簡直成了個十足的傻瓜,

這也我並非我的本意,

畢竟總被人當作傻瓜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看到了廣告業中的爾虞我詐,

我切身感受到了社會的複雜。

亦我看到了一個醜惡的世界。

如果有人可以跳出來駁倒我,

告訴我世界上全是光明與美好,

那麼我將會欣喜若狂。

我將儘量誠實,儘量不虛偽,

只有這樣,我才能忍住悲哀,開心的活下去,

百年後,時光洗禮,唯有風采留低。











有時候感覺回憶好象旋轉木馬,

夜深了燈熄了鬧鐘還在不停走著,

一如頭腦中時時刻刻奔流不息的思緒。

怎樣把回憶上鎖讓自己真正解脫?

不再被諸多的陰霾繼續附送折磨?

有時候太用心去在乎反而沒結果,

又往往忽略了身邊太多太多太多,

因此我也失去了很多重要的東西。









我總是情不自禁的陷入悲傷的深淵還樂在其中,

我曾經單純的心境被感情洗禮成人未老心已衰,

我就這樣傻就這樣天真的以為感情有多麼甜蜜,

我嘗試以後就這樣偽裝就這樣叛逆的我行我素,

因那可笑的感情讓我活的是那麼可悲那麼可憐,

我積攢了一些語言、保留了一些感受,

很想平靜的訴說、卻總是找不到話語的開頭。











我本不完美,又何去求世事全,

虛偽的世界,虛偽的愛,

虛偽的人,我早已看透。

如今的社會溜鬚拍馬的人際關係似乎成了交往的主流,

虛偽的生活方式更是倍受推崇,

儘管這些都不是人們本意所願意接受的,

但它卻總是糾纏在現實生活裏頭並時刻走在前頭,

伴隨在社會裏每一個公共的空間,

然而,沉睡的午夜下又有那麼多卸下外裝躲進黑暗裏痛苦懺悔在糾結的噩夢裏呢?








昨天不知是噩夢還是美夢,

夢到了英國女王來視察雪峰山,

所謂雪峰山位於湖邊沉寂的河畔,

山上的每一塊岩石都記載了藝術家的妙筆丹青,

若隱若現,與大自然渾然天成,完美得令人歎為觀止。

女王的笑容那樣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又不失高貴,

雍容華貴的外表下蘊含著一個高尚的靈魂如同星光熠熠生輝。









現實太虛偽,逼得的每個人一步一步走進深淵,

最終使自己遍體鱗傷,何以見得?

因為人們吃飯不管有錢沒錢都想坐進豪華包間,

顯出自己與眾不同;

穿衣不分貴賤就算忍餓都有勇氣購買一身明牌,

以此拉近窮富人的表像差異;

乘飛機有頭等倉區別,住房子有別墅和廉租劃分。

然而人們卻忽略了:

無論你再怎麼把自己包裝的與眾不同,

也脫離不了大家都生活在一個地球上的事實,

都吸著一樣的空間擁有共同一片天空,

行為越是刻意就越顯得的那麼虛偽。








什麼也抵不過時間的,只時間是最後的勝利者!

推開門,陽光依然在向我招手,不由歎噓,

轉瞬仿佛上天賜給了我一股勇氣,

心中為之一振,不由得豁然開朗。

其實,我本不完美,又何去求世事全。

與其虛偽地崇高,不如世俗的真誠。


求你別留下陪我

毋須要為我太多

如你願承受結果

容許我維持自我

無數夜無盡迴響叫喚我

仍堅決無情地說:不要拖

曾以從前受灼傷的痛楚

提醒我為何為你竟撲火

殘之火 以剩下美麗

燃燒過 溫暖也珍貴

而苦戀 火化了關係

情已逝 埋在我心底

殘之火 擦亮著美麗

燃燒我 給與我一切

而當初 一切已消逝

如火的葬禮


来源:Stephanie Hon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