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依然天真

碰到了好久不見的老朋友,聊到了林夕的清詞麗句,

覺得林夕把這紅塵凡世的夢都化成了滿篇的歌詞,

於是讓我們在林夕的夢裏看見自己的影子,

在林夕的歌詞哭著自己的辛酸苦楚的往事,

有時新的也會變成舊的,

舊的有時要懂的捨得。


 



看過了一些人和一些事之後,

才恍然覺得自己是真的長大了,

然而,長大這個詞,代表的不是結果,

而是一條路,一條永遠也走不到盡頭的路。

我們總是在尋找一些事實,

也在推翻一些事實,

這樣的循環往復,

只是為了向自己證實,

我們自以為是所相信的永恆,

卻只是我們為自己編織的童話。


  







不管我怎樣的想要去改變什麼,

在別人的想法面前,

我什麼也改變不了,

他們所看到的,所認為的,

都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

我知道,那叫矛盾。







我害怕,害怕自己最後一根心弦的斷裂,

生命一直徘徊在破碎與完美的邊緣,

可心裏卻還是充滿了希望。

也許是天生的,總是不願屈服,

不甘平凡,

看到那些任命運擺佈卻很滿足的靈魂,

一邊羡慕他們的無知,

一邊卻感到失望的可悲。







實在寫不出多麼浮華的文字來形容自己的感受,

無論多麼深切的感受,變成文字,

便猶如沙漠一樣的空洞,蒼涼。

終究,自己的心只能自己體會。













無意中抽出一本《金閣寺》,

破破爛爛的紙頁上有我的塗鴉。 

有意識地攤開《悲慘世界》,

上面是我的黑色墨水留下的批註。 

我在成長,我看的書在老去。 









依稀記得我小時候曾趴在灑滿陽光的天臺上,

那時候天總是很藍,日子總是過得太慢。

我一邊看書,一邊舔著冰激淩,

冰激淩掉下來,掉在了書上。

我不在意,因為當時只是好玩,

從那些圖片裏,

似懂非懂地琢磨白雪公主飄逸的裙袍,

小人魚悲慟的哀歎。 









而現在,我掃視著書上纖巧的字跡,

我不會把冰激淩掉在上面,

也明白了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






就像某某人老是標榜自己是個壞人,

其實是個信守承諾言出必行的好人,

反倒是從前信誓旦旦的謙謙君子,

到頭來反倒是給人留下無限痛楚。









偶爾會看著書錄,然後怔怔發神,

書頁的質感由指尖傳導到內心某處,

然後那塊地方就一點一點凹陷下來。 

書在手,我成長了,

而在這過程中,

我丟失了冰激淩,

丟失了單純的思緒,

丟失了幼稚的想法,

還丟失了什麼,我忘了,

什麼都不記得了,陽光灑下來,

然後在我面前軟化和氤氳。 









我想讀書也如同世界上的任何物質,

都有始料不及的罅隙殘垣,

我第一次看《海的女兒》的時候哭了,

淚水模糊了書上的鉛字,

而現在,卻連看《悲慘世界》,

看《金閣寺》也只是空虛的笑一下,

再無其他,就算在執著也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








於是我迷惘了,究竟是書變了,還是我變了?

無數的書中人、書中字在我心裏織開了精細的網,

密密盤繞,而網後,

是在銀河另一端,

早就塵封了的夢想。 








人和物都在變,即使是書。

再看了一次之後再看,

也不再是當初的感覺; 

無論怎樣,笑著面對吧!

我總是很天真,總是遐想於遠方的幸福。

天真過後,我才發覺,未來很遠,遐想無邊。

於是知道了,經歷的才是真實的,

擁有的才是自己的,想像如浮雲,

只能點綴在心空,不能融解於生活。


来源:Stephanie Hon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