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貽笑大方

昨天昧著良心寫一個小清新的廣告,

相比之下我的重口味和小清新顯得格格不入,

甚至連我開玩笑信誓旦旦宣告,

要轉型為小清新還令大家捧腹大笑,

也許真的是覺得這個想法似乎是天方夜譚,不可思議。

歸根結底,人如果能夠保持本色不變,表裏如一,

那麼無論是重口味,還是小清新都是值得推崇的。







因為沒必要刻意去改變,

活潑可愛,叛逆張揚都是優點,

而且這本身就是與生俱來的特色,

倘若刻意去模仿小清新,

也許會造成東施效顰的結果。







其實歷史上東施其實是個並不亞於西施的美女,

只是西施的美是一種柔弱美,

或許是東施有些自卑,

並不懂得發揮自己的優勢,

盲目的去模仿西施的言談舉止,

反而讓人覺得做作,敬而遠之。

雖然西施柔弱的樣子很美,

但那恰是獨一無二的西施。






找出自己美麗的地方,釋放出來,

有的人在舞臺上跳舞的樣子最美麗,

有的人在音樂教室安靜唱歌的時候最美麗,

有的人在操場充滿活力奔跑的樣子最吸引人,

有的人在紅地毯上走秀時最受萬眾矚目,

有的人在圖書館安靜看書的樣子最優雅。




 


難道讓我變成小清新,

去法國和埃菲爾鐵塔比身高?

用lomo相機拍出漂亮的lomo照片?

寫出那淡淡的憂傷的文字?

學著蘇打綠和陳綺貞唱著清新的歌?

每一年去一個地方撲捉那裏不同緯度的陽光?

午後坐在暖陽裏看著淡然的小說飄然入睡?

在寧靜中被咖啡醇香環繞被音樂敲擊耳朵?

在一個陽光四溢的房間裏面充溢著芬芳的花香?

在馬路上落葉般漫無目的的自由奔跑?

 







而與此相反的所謂重口味就是,

追求猛烈、怪異、繁複、躁動,

想把現實世界剝去偽裝。

而小清新則是追求淡雅、自然、樸實、靜謐,

想在精神世界自我陶醉。










情感氾濫、內心敏銳、

自我意識、粗通文墨,

這是小清新基本技能,

氛圍勝過情節、

感覺重於表達、

情緒多於邏輯,

當然,還有短語勝過長句。










如果說小清新的快樂源於腦下垂體,

那重口味的快樂一定來自腎上腺。

破壞具體的物體、

破壞舊有觀念、

破壞既定規則、

破壞人際倫理……

甚至破壞整個星球、全體人類。

這一切都會帶來奇怪的釋放快感。










一如我所喜愛的巴洛克和洛可哥風格,

巴洛克風格是很妙的一個東西。

它強調力度、變化和動感,

強調建築、裝飾、繪畫、雕塑與環境的協調性,

突出誇張、浪漫、激情、幻覺、幻想。













巴洛克崇尚豪華和氣派,

刺人耳目、動人心魄。

洛可哥則與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結緣,

纖巧、精美、浮華、繁瑣集於一身,

和中國清代藝術相類似,

讓理性與優美趣味同輕鬆、明晰、秩序井然相輔相成。











一個細膩柔媚,一個濃妝豔抹,

一個大氣磅礴,一個小巧玲瓏,

一個雍容華貴,一個清新甜美,

一個小清新,一個重口味。

一個巴洛克,一個洛可可。


来源:Stephanie Hon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