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致光明騎士

遠在公元2013年有一個

文韜武略、

博覽群書的騎士,

那就是

溫文爾雅、

由博返約的你,

不愧為

慧業文人,

強記博聞,

最終

唾地成文,

汪洋浩博。








你在時光中倔強成長,

你在黑暗中背負希望,

經歷了心酸刻苦,

同時也學會了抓住幸福。

  

  




曾經的啼笑皆非,風乾不化,

這一路跌跌撞撞,懵懂刻骨,

流年過後也終究學會了

平安喜樂,寵辱不驚。

平安健康,波瀾不驚。

  

  

  

  




我相信你是幸運的,

你用自己千金難買的時光來解救了一個迷失自我的人,

而你也沒有讓那些時光裏的人失望,

以一種自信的姿態找到了笑容滿面的自己,

從而明白了平安喜樂,

  

  





你曾在母親懷抱裏長大,

在艱苦卓絕的考驗中成長,

風吹不倒雷擊不跨,

我為此感到光榮豪邁,

忠心守衛著一份赤子之心,

爲了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奉獻自己的青春力量,

翻開歷史的一頁,

你有可能就是諸葛孔明在世,

用自己的善良仁愛,

譜寫生命美麗的輝煌。

  

  

  




有時候你拖著自己疲憊殘體,

在艱苦創業中經歷坎坷,

卻永遠保持本色不變,

英勇頑強拼搏向上……

  





傲雪紅梅,凜然品格,

不畏嚴寒,高風亮節,

你的字典裏絕沒有"畏懼"兩字!

不拘泥於條條框框的約束,

在青春躁動的年華,

敢於爭取屬於自己的一片藍天,

哪怕被別人誤解為狂放不羈的叛逆,

或是玩世不恭的桀驁不馴。

  

  







你有比鋼鐵還要堅硬的事業心,

比青松還要高尚的情操,

比特蕾莎修女更慈更善的心地,

和比大海藍天更闊更寬的胸懷!

  

  






我感動於你,

把青春拋灑在壯麗的人生裏,

把愛情寄託在長長的心路上,

把思念深深地埋藏在歇斯底里。

夢幻,寫在那面寬闊的臺灣海峽;

誓言,恪守在心坎裏。

  






我不是畫家,

沒有辦法描繪你的玉樹臨風,

我也不是歌唱家,

沒有甜美的歌喉唱響屬於你的讚歌,

我亦不是詩人,

沒有鏗鏘的詩句讚美你的高風亮節。

但是我永遠記得在人生的低谷有你的鼓勵和安慰。









你的骨子裏透著一份難得的純真,

於是便會愈發對自己忠誠,

不論你是怎樣的一個狀態,

都會如實呈現,表裡如一,

向來不屑偽裝,

儘管我猜你一旦偽裝,

便是超級無敵的高手——

故而不了解的人,

會把這一份純真所表現出來的“陰晴不定”定義為“不可理喻”。










你的骨子裏透著一份難得的信任,

通常你嗅覺極其靈敏,

如果嗅出絲毫不對勁,

便會禮貌地避而遠之,

倘若你一旦認定別人的坦誠,

便會給予別人一份獨特的信任。







乃至在別人面前毫不遮掩地流露,

你的骨子裏更有一種難得的靈性,

因為你賴以生存的,

不是頭腦,恰恰是直覺,

既然直覺能讓你生存,

那麼某些異於常人的才能便也不難理解了。

你的頭腦轉動的如此之快,

令我大腦也只能跟著這個節奏試著運轉如飛。

於無形之中便理清了如江河般奔流不息的思緒。



  

  

  


有時候永不謝幕的談話,

就好像你我頭頂上的這片藍天,

因為獨一無二,

所以蘊藏著雨雪雷電的變幻,

清澈得就好比你我熟視無睹的水,

因為清澈,

所以放入任何一種佐料便瞬間溶解,

乃至於滿口竟是佐料的滋味兒。

明亮得就好似一面懸在牆壁的鏡子,

因為明亮,所以照完之後,

通常評頭論足一番,

也總要捎帶上這面鏡子。

  

  








關於唐宋元明清的歷史興衰你都瞭如指掌,

讀史以明志,這便是歷史的妙處了。

演繹出一出又一出的悲歡離合,讓人回味咂摸。

即便不苟言笑如魯迅先生,

在歷史的長河中你也絲毫不會感覺到任何拘謹和不安了。









而且,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一個節奏,

就像我們每個人都是不同速度的樂曲。

有人是快歌,有人是慢歌。

有些人手機不離手,

剛在上一個電話說上「拜拜」,

接著下一個電話又響起。

從一個會議跑出來,

又要趕著到飛機場出差。

忙個不停。








有些人悠閒過人,

說話時慢條斯理,

每天都像星期天一樣。

像是與世無爭,自得其樂。







和我一樣,

相信你都是在不同時段便會是不同的曲種。

在工作時,

你是一首可以跟著跳舞的熱情四溢拉丁舞曲。

你熱愛你的工作,

除了自己,

你也喜歡感染和激勵其他人。







一個放假狀態的你,

卻是一首優雅大方的圓舞曲。

也許會拉上窗簾,

睡得天昏地暗,睡到自然醒。

出外旅遊,

你是一首木結他彈的淳樸高亢的民謠。

輕鬆自在,就像無重一身輕。








曾今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

只是不諳世事,

不曾專致,不曾修契,

如現在一般,喜歡仰望天空,

卻望不見自己飛過的軌跡。






時間,總是這樣兜兜轉轉,

靜靜的流淌,沒有開始,沒有終結。

而我們卻在兜兜轉轉間,日趨成熟。

有時候這條路行不通那就繞另一條路,

相信不論你選擇那條路都會得到上天對得天獨厚的恩賜。


来源:Stephanie Hon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