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夢回古代

安然靜默在音樂裏,

回味安之若素的夢境,

素雅繚繞著自己的雙眼。

窗外已是一片生意盎然,

一支樹幹輕輕隨風搖曳,

帶著弱不經風雨的柔軟。

笑容卻輕輕浮現在嘴角。

閉上眼腦中又是一重天。







昨夜望著中天的皓月,久久不能入睡。

習習的晚風,透過陽臺的紗窗,

在無邊的遐想和胡亂的思維中,

我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








夢裡櫻花點綴江南小徑,

南風吹拂下的細碎腳步,

挪移在青石板路上,

嫋嫋的炊煙,

在青磚碧瓦間帶著溫暖寥落的味道。







烏黑的鬢髮上最先盛開的晨光,

帶著柔軟而細膩的微光。

小橋邊,四面浩浩白水,

偶爾一只烏篷船,

用潔白如名玉的一雙素手,

撐著一把油紙傘,目光溫婉,

望見立於巷口微服私訪的皇上,

就盛開了一季含苞待放的微笑。

留下明眸善睞的凝望。







誰知一群官兵策馬揚鞭而來,

路上遇到明朝遺臣喬裝而成的漁夫,

官兵借問天子山何處有,

漁夫遙指煙霧繚繞仙人橋,

仙人橋中有一客棧人滿為患。

客棧如火如荼進行才藝大比拼,

我因持有皇上御賜盆栽而一舉奪魁。







隨後皇上出現在山花浪漫中。

漫山遍野的映山紅如一簇簇火焰,

在視野中野性地燃燒。

極目望去,有水田,有耕牛,有雞犬。

河水鏡子一般倒映著藍天白雲。

耕牛在田埂上啃草;

雞在草間覓食;

狗在農家的庭院裏撒歡。







許多陳年往事一一泛起,

許多從沒有經歷過的奇異現象蜂擁而至。

奇異現象的出現,

是自己想而不能的過程中,

在內心深處積累的敬畏與恐懼。








風兒在吹,月兒在笑,

星星在偷窺我夢中的樣子。

在做夢的我是個什麼樣子,

只有風兒知道,

只有月兒明瞭,只有星星讀懂了。







一切不要太簡單,

一切更不要太複雜。

恰如其分是一種境界。

終其一生,

也不一定有幾人能在現實生活中做到如此這般。

於是,夢境就成了我生活的第二故鄉。







在第二故鄉裏,

我模糊一切視線,

我堵塞一切聽覺,

我用感覺去觸摸夢中的世界,

我用思維去吞噬身外的一切。







處在這樣的夢境中,

輕柔如詩,迷離似夢。

醉夢其中,沉迷是醉,渴望也是醉。

在夢裏能找到久違的灑脫,

能夠體會一種浪漫的甜蜜,

感受一種溫暖的擁有。







夢可以溫柔,夢可以瘋狂,

在紅塵之外,靜靜地沉睡,

在竹溪蝶影、飛花搖夢之中,

沒有人世的紛擾,不去品味世態的炎涼。









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一樣,

常常出現在最沒能料到的時刻裏。

時光殘缺了曾經仰望天空的單純,

笑語歡聲中褪去了稚嫩的外衣。








嫋嫋炊煙依然泛起暖黃燈光,

樓上歡歌,起舞弄清影,猶如隔世霓裳,

據說女子夢到皇上預示生活會幸福甜蜜,

亦會有貴人相助,夢想總有一天會實現,

那我就謝主隆恩,愿這份希冀成為現實,

張狂背後但願亦能找到返璞歸真的真實。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