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如果我想去右边

走与留的选择,爱与恨的选择,

这也像朋友们所说的一念之差。

当我收拾了所有的行囊,

踏上了来武汉的列车时,

路边的风景让我明白了许多事情。








在武汉的这几年,

风风雨雨见过许多,

它见证了我成长路上的血和泪。

我把青春埋葬在这个美丽江城。

所见的人,所想的事,

所有好的与坏的回忆,

每一节真的都像剧本的情节,起落有致。







在这三年中,我渐渐明白,

所谓的风和雨也不过是天气中的某个模样,

是生活的某一个片段,

也都只是黑夜与白昼的配角罢了。

生活原来的味道,

其实就是原本的五味,

怎么变也不离其宗。




大四,早就像定好的闹钟一样注定在这个时间响起。

只是走在路上看到新生军训深刻感受到罢了。

新生的好奇与活泼,正如三年前的自己。

经历时不知道珍惜,过后却异常怀念。





也许我很快要走了,带着沉重的行囊远行。

转身挥挥手看着渐渐变成一个模糊的焦点,

感到光阴流逝愈快更加懂得珍惜剩余时光。

之所以不舍昼夜,辛勤劳作,

是为有生之年能够有所斩获。

能够让后辈们比我们幸福,

让长辈能够安度天伦之乐。






学业压力与就业压力此消彼长地斗争中,

总爱用辩证法安慰自己,

并感到自己仿佛化身成鲁迅笔下的某位主人公。

刚入学那阵子总是最积极的,

认真听课,作笔记,

把老师推荐的书包括出版社都认真记下来,

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翻到这页纸。





有些东西被遗忘,

有些东西销声匿迹,

有些东西死了,

而令人悲伤的是,

这其中几乎不含有悲剧性因素。







思考人生这些问题过于复杂,我总是试图回避。

于是,拼命地将空闲时间迅速粉碎,

用以听音乐,用以读书,用以跳舞,

感觉自己像一次函数里的X一样,

按照规定的运算程序,

得出毫无悬念的结果,

变成一条可以从一个端点望到另一端点的线段。






我努力去读那些被称为名著的书,

当发现自己的生存状态以及思想历程,

被作者用文字编织到他的故事中,

瞬间得到解脱的感觉,

就好像沙漠中的飞鸟闻到了森林的味道,

于是更加喜欢上了阅读。







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离书中主人公渐渐近了,

只是时间对他们无济于事,对于我却匆匆流逝,

在充满幻想的年纪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路,未曾妥协。

害怕淹没于寂静无声千篇一律的主流汪洋之中,

被生活逼迫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孤岛,

高高地屹立于一片汪洋,

告诉世界还有这样一个不甘平庸的生命。






卡夫卡说:

“如果我想去右边,

我会向左转,

然后忧伤地使劲往右转。”

可是我呢?向哪走?往哪转?

每一个选择都肩负着沉重的责任,

所以在作出决定的前需要深思熟虑,

在反复推敲后才作决定。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回首二十一个春秋的人生路,

让我惊觉那竟是人生的得失和历程,

迎春如孩童般单纯天真,

樱花如少女般浪漫美丽,

山茶如青年般神采飞扬,

紫荆如中年般稳重重情,

腊梅如老人般饱经风霜。

成长过程就是破茧为蝶,

挣扎着褪掉所有的青涩和丑陋,

在阳光下抖动轻盈美丽的翅膀,

闪闪发光、振翅高飞、永不退缩。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