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鹿港小镇的树

徜徉于江边一棵棵行道树为我遮风挡雨,

这些本该枝繁叶茂的大树应该守望家园,

被迫离开故土扎根在钢筋水泥的森林,

被捆绑,被截肢,仿佛奄奄一息,

被迫在炎炎夏日穿上“棉袄”,

在苟延残喘中等待生命奇迹。



 


挖掘大树,异地栽植,

原本就已经违背树木生长的自然规律,

算得上是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

对森林资源无疑是种摧毁性的破坏。



    





这些谢顶截肢的旁道树,

犹如一个个重症病人,

靠着边上竹竿钢筋支撑,

看着就让人心疼。

浑身的彩灯令他们超负荷工作。






街头流光溢彩,

但对作为灯架的大树们我非常心疼。

夜景造型直接将灯带绑在大树身上,

把一颗颗铁钉钉进树身。

晚上,一棵棵大树满身的华灯成为亮眼的招牌,

而白天,一棵棵缠满灯带的大树,

向路人展示着自己所受的虐待和折磨。




   




我细细看了一下,

在每一圈的灯条下,

都是一圈圈绽裂的干枯树皮,

与其他部位浅色的树皮不同,

颜色深而且皲裂着。

有些粗壮的树枝在不断生长,

和细细的灯条不断斗争中,

将一些灯条撑断,挣脱了束缚,

断裂后的灯条一截截地从树干上垂下,悬在半空中。


  






漂亮的背后竟然是这么残忍的现实,

这种美丽不要也罢,

缠的这么密,这树干还能呼吸吗?

树枝树干全部都缠上了,

像一个木乃伊,

希望木乃伊只存在于古埃及,

现代的文明不再建立在原始的痛苦之上。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