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翻書

每次整理房間總要不厭其煩的翻翻舊書箱。

從小學到大學,

每年父母都要找一個紙箱,

將我當年讀完的書封裝起來,

碼放在家裏走動最少的一個角落。

不知不覺,已高高摞起很多箱子。

這些書大多是教材,

數學、語文、物理、化學、廣告學……,

約翰克里斯多夫、三國演義等中外小說被挑揀出來,

鎖在一個書櫃內,以便繼續閱讀。

 





為了節省空間,書箱被被高高的摞起,

舊書箱裏蘊藏的“財寶”吸引力真大,

成功搬下書箱的那一刻,

心中還是一陣竊喜。

每一個書箱像是一個年輪,

書中的筆記從稚嫩走向成熟。






我便常常用此時的成熟去審視彼時的成熟,

卻發現各種各樣的稚嫩,

這種對成長超越時空般的檢閱所帶來的快感,

令我迫不及待的尋一塊乾淨平整的地方,

將他們一本本的擺出來細細品味。

 






陽光透過樹葉,斑駁的落在地上,

秋天的蟬是會唱歌的生靈,

他們隱藏在粗糙的樹皮上推出抑揚頓挫、

高低起伏的聲浪,

而我早已聽不見他們悠揚的歌聲,

深深地沉浸在對往日的回憶之中。

 






隨心所欲的翻至某頁,

突然心中一驚,

那種帶著期盼的奇妙的感覺一下鑽了出來,

一張疊的方方正正的白紙正夾在書縫之中。

趕緊打開來看,卻是某堂政治課的筆記。

就這樣一本本的翻看,

抖摟出來當年辦身份證時略帶稚嫩面龐的小二寸照片,

不知何時與某位同學的合影,

以及一大堆課堂作業、筆記。

 





我想起了小時候放學沿路搜羅小石子的情景,

當發現他們孤零零的軀體,

便趕緊跑過去撿起來,

做好一個自認為瀟灑的投擲姿勢,

向著遠處的石堆用盡全力拋過去,

然後全神貫注的搜尋下一個,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找,

永遠不知道沉浸在傍晚多麼幸福的金色陽光中。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