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Han

19 Oct.

说来就来

來到上海已經好幾天了,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工作上面接觸了很多人,

見識了很多場面,

可以說每一天都在狼吞虎嚥的接受著新鮮的事物。

縱然偶爾有一些些小小的挑戰,

也來得十分平緩。







在眼花繚亂的現代商業氣息中,

不經意間透露出一種歷史的、異國的滄桑來,

上海透露的是一種典雅、精緻的感覺,

夜之城則燈的海洋,

是各種生活的開端,

各個名利場商場官場都在這裏上演著,

各種知道和不知道的悲喜劇。






在我印象中的交際明星,

花國名媛,幫會頭目,

馬路政客,洋行買辦等,

昔日舊上海的影子總是揮之不去,

現實中的志士仁人,功高德茂,

科學家、學問家、藝術家、實業家、

交匯在一起構成了一個龐大的繁華上海。









沒來由地喜歡上海,

從很久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

一直延續到今天,

情不知其所起,

一往而情深。

  





耳中聽到那些軟軟的滬語,

如唱歌般在你耳邊拂過,

雖然聽不懂,

但是感覺很舒服,

得體洋氣的衣服從身邊飄過,

隨風吹來還有一股清香,

傲然的眼神帶著無比的優越。







很喜歡張愛玲筆下的舊上海,

有這樣的一段文字記述了張愛玲剛到上海時的情景:

到上海,坐在馬車上,

我是非常侉氣而快樂的,

粉紅底子的洋紗衫褲上飛著藍蝴蝶。

我們住著很小的石庫門房子,紅油板壁。

對於我,那也是一種緊張朱紅的快樂。

莫名的喜歡這樣的文字,

喜歡上海的石庫門,

那是後來我真的在哪兒住了些日子,

並且體會到了那種朱紅的快樂。






 

我會想去看一看,

觸摸一下那性感的、

有一股肌膚之親似的上海的弄堂。

雖然歲月的流動,

上海的弄堂已變去了很多,

但滄桑卻是留在骨子裏的。






雖然現代的文明給它抹上了時代的烙印,

但是如果你走進去,

還是會感動的,

這感動不是雲水激蕩的,

而是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

這是有煙火人氣的感動。






在這裡,

無論如何也感覺不出,

千裏冰封、萬裏雪飄的寒冷。

從頭到腳都透著點溫暖的氣息,

它總是那樣躡手躡腳,

輕悄悄地降臨在人們的身邊。 




  

  



在五彩霓虹燈包圍的四周,

悠悠浦江水蕩然穿流與彩燈的泛光之下,

冷風中感覺著這冬天的氣息。

風兒是一個和善的小精靈,

在你踏上勞累的歸途時,

輕輕拂過你的臉龐送上半點寒意。

或是徐徐吹動你耳畔幾縷發絲,

奏上一曲浪漫的大自然交響曲。







看到兩座國際飛機場分別飛起的飛機,

顯示著現代上海人的氣魄,

飛機直插雲霄,明明滅滅,

直到消失在遠處的天暮,

虹橋機場和浦東機場是兩個國際化的機場,

也是上海人一件頗值得自豪和榮幸的事,

同樣也折射著上海的氣魄和富有,

但又怎麼不能說這是一種奢侈呢?







吹著綿綿的江風,

看水面旖旎的倒影,

隨著微波的漾動,

挺拔高聳的大廈便溫柔了許多,

一如湖中軟泥上招搖的青荇,

婀娜地煥發著迷人的光彩,

青春靚麗,風姿綽約。







明艳动人,美侖美奐,

心中卻極其平靜,

寧靜得忘了這是中國最繁華的都市。

任晚風吹拂,任人聲喧囂,心遠地自偏。

閑餘時行走在這座繁華時尚暗香浮動的城市,

你會不自覺地唱起自己心中的悠遠情歌!

评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Stephanie Han | Powered by LOFTER